当前位置:下各网>娱乐>十日谈|他看见了我的眼睛

十日谈|他看见了我的眼睛

时间:2019-10-29 14:16:09 点击:4910    
表演者是个女孩,她大约二十岁,眉眼深邃,是漂亮的维吾尔族人,她扎着双马尾辫,头发染成黄色,身穿白色表演服。她的助手也是一个维吾尔族女人,穿着酒红色的职业装,高跟鞋,端正地站在钢丝绳的下面,认真地盯着钢

在喀什,我看了两场走钢丝表演。两场演出都发生在我毫无准备的时候,一场在夜市,另一场在剧院。

当音乐突然停止时,我看到的第一次走钢丝突然开始了。表演者是一个女孩,她大约20岁,眉毛和眼睛都很深。她是一个美丽的维吾尔人。她梳着马尾辫,头发染成黄色,穿着白色服装。她的助手也是一名维吾尔族妇女,穿着勃艮第职业装和高跟鞋,站在钢丝绳下,严肃地盯着钢丝绳上的女孩,仿佛她在担心她的伴侣的安全。事实上,钢丝架很短,不超过3米,而女孩走过的钢丝大约有2.5米高。我在高中的时候,谁敢不为学校里淘气的孩子跳过2.5米的矮墙?我想是的,不用担心。这个女孩手里拿着一根比钢丝架还长的杆子来保持平衡。她看着前方,慢慢走上钢丝,平静地做了许多动作:跟着音乐,她走出简单的舞步,转动呼啦圈,叉开叉子,在地上行走。观众非常热情,一次又一次欢呼。最后一次,她遮住了眼睛。在我看来,她的下一场演出没有悬念,她一定能完成。但是她脸上的表情开始紧张起来。我看见她深呼吸,调整平衡杆的位置。鼓声持续了很长时间,她不时伸出脚来测试,但她从未迈出一步。她的紧张让我瞬间紧张起来。我突然为自己感到难过,害怕我的凝视会加剧她的不安,尽管我知道她什么也看不见。

我第二次看走钢丝表演是在三天后,当时我们坐在一家专业剧院里,新疆歌舞就在我们面前。我几乎被掌声和微笑吸引住了。经过长时间激动人心的音乐后,我发现舞台上没有人。我周围的人突然惊呼了一声。我突然抬起头,发现一个瘦瘦的黑皮肤男孩,拿着一根平衡杆,沿着一根细钢丝慢慢走到剧院上空的中央。这张照片让我震惊,我的大脑有一个短暂的空白。假设上一次看女孩走钢索时,观众明白她摔倒了,最多受了一点点伤,所以她可以放松下来,大声欢呼,然后这次,所有的观众都明白如果他犯了一个错误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欢呼,没有人鼓掌,我甚至没有听到音乐,我不知道当时音乐是停止了还是什么也听不见。我抬起头,我的眼睛离不开那个男孩。我看见他一步一步向前走,就像那个女孩,踩着简单的舞步,向后走,躺在钢丝上...原谅我想象如果他摔倒会发生什么?他会用他的长平衡杆打我——剧院地板的中央。恐惧和逃跑的想法是天生的。但我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看着他做出惊人的举动:把平衡杆移到肩膀上,前倾,看着地面。那一刻,我清楚地看到了他的眼睛和他所有的表情。他皱起眉头,鼓起双颊,噘起嘴唇,睁大眼睛。我很高兴我没有离开,因为他看见了我的眼睛,而我,仿佛也借用了他的眼睛,从天上俯视着自己。

演出结束时,我周围的座位空了。我为自己感到高兴。我认为我是一个合格的观众:我没有让表演者在最危险的时候感到孤独。我和他冒了同样的风险。我揉了揉脖子,因为长时间往后靠,脖子疼。我再次抬起头,发现男孩弯下腰,坐在钢丝绳一端的窗台上,垂着头,气喘吁吁。窗外的阳光折射出他小小的起伏。我举起相机给他拍照,但他在一瞬间消失了。我快乐的心情随着他的影子消失了。我突然意识到我对他没有什么可忍受的。我的手表停了,他的表演会持续很长时间。(俞静茹)

 
 

 

 
随机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myadyna.com 下各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