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下各网>综合>院士王金南:行正道万无一失,种新田十有九成

院士王金南:行正道万无一失,种新田十有九成

时间:2019-11-06 20:07:02 点击:119    
摄影/钦嫣)王金南:种新田十有九成《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徐天发于《与共和国同行——各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团结合作70年纪念专刊》这是一条崎岖的上学路。因为高考制度恢复,王金南的人生轨迹发生了

(王晋南,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农业劳动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委员,北京市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监督委员会特派员。现任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研究所所长,环境规划与政策模拟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环境科学学会副会长。摄影/秦燕)

王晋南:百分之九十一的新田都种了

中国新闻周刊/徐天记者

它发表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团结合作70周年纪念特刊》上

这是一条崎岖不平的上学道路。

黄裳村位于浙江省武义县一个非常偏远的地方。从村子出发,你可以沿着羊场古道走15英里,然后爬上500米高的武术岭,到达武义二中位于山另一端的柳城镇。这条路有35英里长。

每当他爬到途中的最高点——吴书岭头时,年轻的王晋南觉得他终于看到了未来。

在那之前,他的视野是同样的灰色瓷砖、泥墙和起伏的山脉。之后,他的人生将从武夷二中开始,他将被清华大学录取,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致力于环境规划和政策研究。

工程与管理相结合

武义县黄裳村是王兴的一个民族。村子里有一座祠堂,大多数学龄儿童都去那里学习。江苏和浙江有耕作和阅读的传统。王晋南的父亲上了小学,后来有了孩子。他还让他们上学,并制定了“优惠政策”——孩子在雨天不能做农活。

王晋南是家里六个孩子中最好的,尽管当时的阅读环境很困难。起初,王晋南就读的高中被称为宝山高中。学校兼职工作和学习,需要在学校生活。他仍然记得冬天,雪花从屋檐飘进来。一夜之间,被子被雪覆盖着。

因为高考制度的恢复,王晋南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

1981年,该县清华大学仅有的两名学生之一王晋南进入清华大学土木与环境工程系学习环境工程。

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的环境保护事业刚刚起步。在王晋南上学的第三年,清华大学土木与环境工程系被划分为独立的系,环境工程被划分为独立的系。

然而,对王晋南来说,这个专业是他的老师选的,环境工程对他来说很陌生。

这时,中国受到各种思潮的冲击,校园也是如此。相比之下,环境工程需要“老和尚”的耐心,他日复一日地做实验、绘图和设计,单调乏味。和王晋南在同一个系的学生超过60人,其中许多人选择去其他专业或者隔壁的北京大学上课。当时,国际贸易、金融和法律都是热门科目,有些人转到了其他专业。王晋南选择继续走环保之路,攻读该专业的硕士学位。

在学习过程中,王晋南逐渐意识到工程与管理应该结合起来。30多年后,他仍然清晰地记得自己最初的想法:“我认为这会更有成效,更有效。例如,作为一个污水处理厂,你设计和建造的是一个独立的污水处理厂。然而,如果你研究和规划在特定时期国家需要多少污水处理能力和支持政策,这不是一个污水处理厂的问题,而是一个污水处理厂发展的问题。我想我可以从更高的层面推动一些事情。”

因此,在硕士学位期间,他辅修了经济管理学院的课程。由于他的基础薄弱,他占用了很多时间,所以在参加环境工程专业考试时,老师亲自看着他,几乎把他赶出了考场。

毕业时,王晋南希望进入中国环境科学院环境管理研究所,从事“工学结合”。

他记得这项工作是在1988年底开始的。他收到了李水桥中国环境科学院的通知,回到了学校。他正沿着清河北岸骑自行车。因为他在想什么,他不小心撞上了一棵树,用他的车滚进了冰冻的清河。忍受着痛苦,他起身上路,骑到学校,冲进系里,要求老师发一份证书,然后回到中国环境科学院。

参与规划和决策研究

多年来,作为技术带头人,王晋南领导了一系列重大国家环境保护项目,包括国家“十三五”环境保护规划、京津冀协调发展环境保护规划、熊安新区生态环境保护规划、粤港澳海湾生态环境保护规划等。

环境规划是王晋南当前的优先事项之一。这正是他在学习时所期望的。

在过去的30年里,王晋南经历的环境规划的变化也可以说是国家环境意识的变化过程。

1999年无疑是重要的一年。今年,中国环境科学院环境管理研究所分立,王晋南成为中国环境科学研究所环境规划研究所所长,该所只有20多人。同时,他被任命领导中国环境规划研究所的成立。

目前,中国正在开展环境保护“十五”计划的研究。在王晋南的印象中,这是国家五年计划首次允许环境相关单位提供技术支持。从那以后,他多次参与国家五年计划的制定。他还记得,在制定“十一五”规划时,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已经成为该规划的主要目标。十三五规划还提出了以改善环境质量为中心的规划理念。

显然,环境保护在国家政策中的比重正在上升,环境规划的理念也在进步。所有这些都与王晋南目前的其他重要工作密切相关。

王晋南把他的两项主要任务比作X轴和Y轴。他说,如果X轴是环境规划,那么Y轴就是环境保护政策的研究。简而言之,后者支持前者的实施。

王晋南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环境政策研究工作之一是在他工作的第五年,世界银行提供的一个重大技术援助项目。

该项目历时四年,主题是中国污水收费系统的设计与实施研究。世界银行提供了100万美元,国内银行提供了200万美元,这是20世纪90年代中国环境研究的一大笔钱。当时,中国正在发展经济,对环境保护研究不够重视。一些大城市甚至在考虑直接从海里排放污水的计划。

王晋南和他的同事们面临的难题是,中国能否经济地支持大型污水处理厂的建设。坦率地说,污水处理要花钱。谁来付钱?

那时,计算机还不流行,数据是从全国各地手工收集的。四五年后,数据堆积在整个房子里。根据污水处理费用和人们的承受能力等各种因素,项目小组认为,收取的部分水费应补贴给污水处理厂,并规定具体数额。

后来,这种方法被相关部门采用,并一直延续到今天。今天,中国已经能够建造世界上最大的城市污水处理系统。这种方法的提议可以说贡献很大。

近年来,污水处理收费政策也有了新的发展。当年考虑污水处理,但未考虑污泥处理成本。目前,王晋南的团队正在推动相关研究。他希望在“十四五”期间全面实施污泥处理的污水处理收费政策。

此外,王晋南和他的团队还参与了污染排放交易、生态补偿和绿色gdp核算等项目的研究。

2007年,王晋南加入农业劳动党。他还有一个额外的平台,通过参与政治来影响相关决策。

大约十年前,烟雾开始进入公众视野。作为一名环保专家,王晋南自然注意到了。2013年1月,雾霾覆盖了近七分之一的国土,尤其是北京。当时,王晋南是北京市人大代表。鉴于空气污染如此严重,他写信给农业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主席诸宸,建议劳动党对此问题进行研究,并推动国家采取相应的控制措施。

此后,农业劳动党进行了多次调查,王晋南撰写并完成了《关于积极应对区域霾污染的建议》,并提交给中央领导。

十多天后,习近平总书记指示说,这项建议很有价值,应该认真研究。

此后,李克强总理和四位副总理就该提案发出了指示。

王晋南表示,2013年国务院发布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即十篇关于空气的文章)就是在这一建议的基础上制定和发布的。

2008年至2019年,王晋南参与撰写了20多条建议和提案,其中8条收到了中央领导的指示。

目前,王晋南正带领团队开展国家“十四·五”生态环境保护研究和2035年国家生态环境保护战略顶层设计。

王晋南的家人收到了他父亲的一句诬陷:“在正确的道路上不可能万无一失。百分之九十的新田地都种下了。”他非常喜欢这句话,不仅在家里,而且给了学生。

这也成为他多年来在环保行业最合适的注脚。

 
 

 

 
随机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myadyna.com 下各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