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下各网>社会>如何应对国际商事纠纷新情况?最高法副院长现身说“法”

如何应对国际商事纠纷新情况?最高法副院长现身说“法”

时间:2019-10-31 07:23:11 点击:4820    
关于中国国际商事法庭,据罗东川介绍,目前已从最高法院法官中,选任了两批共14名国际商事法庭法官。罗东川此前曾主审一起跨国商事纠纷案件。罗东川表示,在国际上对于平等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新京报(记者王军)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和国际贸易的深入发展,摩擦和争端也越来越多。如何更好地解决国际争端?法院应该如何应对新的挑战?昨日(9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二等法官罗东川回答了有关中国国际商事法院和“一带一路”建设的提问。

罗东川说,过去六年来,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国际组织和企业对“一带一路”倡议投了信任票和支持票。目前,15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支持和参与了“一带一路”建设。

与此同时,随着“一带一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深入,贸易融资的顺畅,涉外民商事纠纷自然会上升。罗东川透露,在过去五年里,人民法院受理了20多万起涉外民商事纠纷,同比增长一倍多。“一带一路”建设对涉外商业审判的现实需求日益突出。

根据我国过去传统的涉外商事诉讼模式,在不同程度上存在审判周期长、交付困难、查询外国法律困难、查明事实困难、适用法律困难、法官职业能力不足等问题罗东川表示,国际商业争端解决机制已成为加强“一带一路”法律服务和保障建设的重中之重。

困难1:法官缺乏专业能力

创新聘请外国专家为“外部人才”

去年6月29日,中国国际商事法院正式挂牌。至于中国的国际商事法院,根据罗东川的说法,从最高法院的法官中选出了两个由14名法官组成的小组。此外,它还开创了国际商业专家委员会制度,聘用了来自14个国家和地区的31名中外专家作为专家成员。“他们都是世界顶级专家,可以说是国际商事法院的“外部大脑”和“智囊团”。

罗东川说,这31名专家来自不同的司法管辖区,基本上涵盖了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和国际性。

具体而言,如果国际商事法院认为应在案件审理过程中确定外国法律,它将在国际商事专家委员会中从该国挑选专家,咨询并协助法院确定外国法律。

此外,专家成员还可以充当调解人,调解争端和纠纷。如果双方在专家委员会的调解下达成协议,国际商事法院可以将调解协议制定为法律文件,并作为国际商事法院的司法文件判决予以执行罗东川说。

此外,国际商事法院在提交和审查诉讼证据时不再要求对在国外获得的证据进行强制性公证。经双方同意,英文证据材料不得再翻译成中文。

目前,深圳第一国际商事法院和Xi第二国际商事法院已受理11起案件。

困难2:法律难以适用

域外法律的合理和准确使用

在国际民商事纠纷中,面对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法律、不同的民族和不同的语言,法律的适用是一个难题。

罗东川此前曾主持过一起跨国商业纠纷案。一方是中国公司,另一方是新加坡公司。中国和新加坡在本案涉及的股东投资义务问题上的法律规定不同。在案件审理中适用不同国家的实体法可能会导致不同的判决结果。

罗东川表示,该案反映了股东之间的这种争议。涉及股东资格和股东大会决议。它在母公司新加坡。它的这些决议在中国有效吗?这个问题必须得到答案。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经济法办公室主任刘敬东表示,国际商事案件中存在许多复杂的问题,审判的前提是确定此类案件的适用法律。一方面,外国法律应根据双方或双方的意愿适用。另一方面,适用于法律关系的法律事实或法律可以根据国际司法的一些基本原则来确定。

最后,一审判决被撤销,二审被修订,以合理和准确地使用域外法律。罗东川说,在国际舞台上,它对平等保护有关各方的合法权益产生了更大的影响。

难点3:长期的外交纠纷

建立“一站式”争端解决机制

在解决国际商业纠纷的过程中,企业普遍面临着费时费力甚至失去维权机会的问题。因此,案例解决的效率对于企业也非常重要。

招商局集团运输物流部副部长杨云涛谈到了他的一些经历:“在国外的诉讼中,一场纠纷在两三年内无法解决。在两到三年的短时间内,我之前处理的案件达到了11年。案件的处理应该说是费时、费力的,当然也是费时的。”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一个重要的原则是国际有效判决中的对等原则。2017年,中国-东盟法官论坛(China-ASEAN judgers Forum)发布了《南宁声明》,其中强调,如果对方国家的法院没有以互惠为由拒绝承认和执行自己的民商事判决的先例,则可以假定与对方国家的互惠关系在其国内法允许的范围内存在。

2015年,瑞士高尔集团与中国江苏纺织工业集团进出口有限公司就销售合同发生纠纷。根据合同,此案应由新加坡高等法院审理。高尔打赢了这场官司。新加坡高等法院的裁决在中国有效吗?瑞士法律集团向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承认和执行新加坡高等法院判决的申请。

最后,南京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两国之间存在互惠关系,并承认新加坡法院的判决。

“这促进了各国民事和商事判决的流动性,使这一争端得到彻底解决。”刘敬东说。

罗东川说,鉴于国际商业争端程序复杂、周期长、成本高,应建立公平、高效、便捷、低成本的国际商业争端解决机制。

目前,国际商事法院正在建立一个“一站式”争端解决机制。利用国际商事法院平台,吸收国际调解仲裁机构,中外双方可以根据自身需要选择调解、仲裁或诉讼解决争议。

北京新闻记者王军

编辑陈思校对刘军

 
 

 

 
随机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myadyna.com 下各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